迦尔纳

或许我该考虑转职……

或许有一天,我们能在教堂找到真爱【上】(圣诞贺文,架空设定)

·OOC极多
·不崩才有鬼系列
·绿毛书记官神助攻
·混进了许多奇怪的东西

奥雷欧斯·伊萨德,是一个小镇教堂的牧师。
简单的来说就是这样。

穿着洁白的西装,染成绿色的头发绝对没有任何原谅的意思。大背头的发型,让皮肤跟穿着都非常白皙的男人,看起来更加独特。
如果是别人做出这样的夸张打扮,或许会变成笑柄吧。但是在眼前这个男人极具中性美的高挑俊丽外表魅力的衬托下,却显得理所当然。

就像每个受到任命的神父,这个年轻人毫无疑问有着极高的学问造诣,但却又格外不同。许是都城培育的气质独特,他并未被那些沉重的书本经纶压垮脊髓和双脚,他的身上极其罕见地保留着巡览风景的神气和活力。就像……一团温暖人心,点出光亮,无比安稳的火。

甚至偶而,还可以在超市、零食铺、菜场集市或者高级西餐厅与这位美貌优秀的青年偶遇。

这一切,是因为跟在他身边的一个年龄尚幼的小修女——别人不知道她的真名,只知道奥雷欧斯叫她茵蒂克丝,也就是目录的意思。

看着他们两人继续对生活的热爱而做出的种种举动,已经让人觉得周围都充满了生气;如果仔细听听他们带着笑容日常交谈的内容,纵使引经据典,却让人有种饮下了露水、看到了日出,更具体一些,像是被那天使般的词语萌发了新的思想。

青年和少女毫无疑问是如同圣人般的存在。

奥雷欧斯一般而言十分乐意解答信徒们的疑问,无论是对基督教义的理解问题还是日常生活的困惑。小镇上的居民们也时常找上他。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他有一天成功的……促成了一对互相暗恋多年的傲娇!

“牧师先生……我……有一些问题……”
在某一个礼拜天的礼拜结束后,一位棕发的少女怯怯地对着带领着大家祷告完毕的奥雷欧斯说到。
“哦?那么请问御坂小姐有什么问题呢?”
奥雷欧斯和这一位小姐也还算熟络,作为教堂最大的经济来源(奉献,也就是布施),御坂美琴也和茵蒂克丝是很好的朋友。许多年的元旦,他们就常常邀请御坂美琴和她的三位妹妹以及另一位白发少年在镇上最好的西餐厅一起共进晚餐(搭伙年夜饭)。

“我……其实……一直喜欢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我……”
少女的声音越来越小,随着头发完全遮住她的脸,她的声音也听不见了。
“有什么为难的呢?”奥雷欧斯的笑容十分灿烂,“如果害怕失败,不妨先告诉我他是谁?”

御坂美琴抗拒的摇了摇头。

“那么……他的经历呢?”

“嗯……他从小就是个孤儿,通过自学知识和拾荒过活。从战乱之地向这里迁徙的时候救下了几位落魄的贵族小女孩,带着她们直到到达这个镇上,开始了辛苦但是平稳的日常。”
棕发少女结束了自己的讲述,用羞红的脸庞看着牧师。
奥雷欧斯脱下了颂道牧师的长袍,露出了里面常穿的白色西装:“只要有爱,这一切就有可能。我觉得吧,你其实缺一个深情的告白。”
“哪有那么容易啊……深情的告白,深情的告白……怎么能够那么容易说出口啊……”
“这一点我就帮不了你啦……这样吧,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在平安夜前你先找我练习一下,留在平安夜早餐上把他约出来表白呗!”
“嗯……唔……喂你怎么就这么走了?!”
棕发少女回过神来,只看见牧师远去的背影。
“该带茵蒂克丝去吃午饭啦!!”
远方传来了绿发神父的笑声。
——下午——
“谢谢你帮我整理行李,一方先生。”
因为临近小镇教堂的牧师藤本狮郎和言峰绮礼都因为有特殊的原因无法赶回去,所以这次布道暂时拜托了奥雷欧斯。
“无非就是那些干巴巴的教义摘要、《圣经》本体和你的笔记吗……还有说过多少次了,叫我一方通行就行了。”
白发的少年把后背往墙上一靠,把行李往前一推,用沙哑的声音继续着他的发言,
“我不明白我这种人有什么资格被万众瞩目的牧师大人如此亲近的对待……我所做的事情只是为了向‘神’赎罪而已……”
“世人皆有罪,但是只要有一颗赎罪的心,所有的属于【人】的罪孽皆会被神所宽恕……你的心结不过是你的……”
奥雷欧斯笑着拍了拍一方通行的肩膀,却被他推开。
“那么我如果告诉你,我这种罪人爱上了一个人的话……你又会怎么看我呢,牧师大人……”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