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尔纳

或许我该考虑转职……

如果二托遇到三托(梗脑洞)+二三托个人看法

“为什么不复活卡莲!”

“你才是!为什么要玷污卡莲的理想和信任!”

“你这忘恩负义的混蛋!”

“你才是!我绝对不容许你玩弄她的生命!这是她自己选择做出的牺牲!”

————————————————————————————

以下含有骑士梗、高达梗、jojo梗等要素,neta绿克和神极限的对话

巨ooc






Are You Ready?


“哼,就算是『我』,在复数拟似律者的围攻与辉煌盟约的炮击下也无力回天。”

“最终解放!『虚空万藏』——逆·启示录!!”

“纳尼?”

“为了卡莲……我早己经超越了人类啊!你这个无血无泪的混账——就由我来消灭!”

“怎么可——啊!!!!”

“再见了,这个世界……还有,我的另一个可能。”

“Glory Oath,Max Hazard On”

“什么——”

“你的下一句话是,为什么辉煌盟约还能够在失去控制的情况下动起来!”

“为什么辉煌盟约还能够在失去控制的情况下动起来……纳尼?连这都在你的预料之中……不对!你明明应该死——”

“我,就是辉煌盟约啊!”


好了好了不闹了,我把我对于奥nd和奥rd的想法说一下,当然也是参考了群里大佬的发言。


奥nd和奥rd其实是两码事

二托是完全继承了卡莲的愿望,为了世界、为了消灭崩坏什么都可以随意放弃,包括人性、名誉、财富、灵魂,自然也包括德丽莎,甚至卡莲本身。能够复活卡莲最好,毕竟卡莲作为最强的女武神之一(而不是作为二托的恋人)是极好的战略资源。

三托则是『要恨我也给我活过来再恨我』,为了卡莲可以放弃一切,但是在终究是人性有所保留,还是有不舍的东西的。

三托像是停滞在过去,渴求着永远不会到来的圣诞老人(卡莲),长不大的孩子;二托像是活在未来,不断给在天堂的卡莲证明自己在带着她的愿望而前进,长歪了的孩子。


老渣滓回坑,求大佬指点

脱坑时间为『不加入中央庭』

现在非常懵逼

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

Honkai Rider脑洞剧场1

-假面骑士Ex-aid pa的奥莲(?)

-奥托最终成功复活卡莲为背景

-奥托的装甲为黑色的编年史玩家,卡莲为白色的无敌玩家

-最后的场景灵感来源于Ghost中诚哥弑父终战(丹顿真男人!大声)

-超级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c

-奥托早就预料到了被卡莲讨伐的结局



  “谢谢你……对不起,还有……我,无法原谅你。”

  “Holy Valkyrie(圣约女武神)!!”

  如同泉涌一般的泪水从白发少女的眼中留下,但是她依然用颤抖着的双手,将手中被启动的卡带插入了腰间的白色弑神驱动器。

  “Bakkan!璀璨!圣洁!犹如辉月!纯白的最强Fighter!圣骑士·月华Ex-aid——Hyper Muteki Glorier!!!”

  刹那间,白色的装甲在黑紫色的紧身衣上浮现、着装。

  片刻之后,站在奥托面前的,是他塑造出来的、最强大的女武神——或者说,假面骑士。

  “……”

  穿着黑色西装的的男子低着头,金色的长发遮住了他的面容,也让卡莲看不清他的表情。

  “Honkai Chronicle(崩坏编年史)!!”

  他掏出手中的黑绿色卡带,轻轻地按了下去,仿佛触摸卡莲的脸庞一般。

  “Buggle Up!御天之骑!铭刻编年!此刻升华,正乃极致之时!传说骑士·月冕Cronus——Deus Transcendent!!!”

  和卡莲腰间样式完全一样的黑色弑神驱动器在崩坏编年史卡带插入的瞬间就将漆黑的物质布满了奥托的全身,随后和他意志颜色一致的暗色骑士就出现在了他原本的位置。

  下一刻,白色和黑色的幻影都消失在了辉煌盟约的甲板上。

  超越人类极限两人的每一次交手,都产生了令人恐惧的音爆。

  “奥托……你赠予我过三次我永远都不会遗忘的礼物。”

  就在又一次交锋结束后,卡莲突然停了下来。

  “……”

  传说骑士月冕也立定在原地,静静的凝视着这个距离他最近,又距离他最远的恋人。

  “第一次,你让我知道了知识与友谊的可贵。”

  话音未落,圣骑士就跨越了数十米的距离,将拳头狠狠地轰击在了奥托的身上。

  Cronus并没有做出任何抵挡的动作,只是放任自己的身体倒飞而出,最终撞在舰桥上砸出一个大坑。

  “卡莲……”

  奥托似是无力地抬起头,月冕的头盔之下,他的魂刚身体正在不断的沸腾。

  “第二次,你让我知道了比崩坏更可怕的人心,与世间的污秽。”

  “The Oath of Judah!!Yeah!!!!”

  沉重的金色十字架化作残影,将舰桥轻易撕裂。

  “奥托……啊……”

  月华的头盔之下,卡莲的眼泪早已经流干。

  “Pause.”

  在一切都静止的世界中,奥托从空中平稳地落地。

  金色的光轮从他的背后浮现。

  “Void Collection!!Yeah!!!!”

  “难道就算是你……也无法在Pause之下,超越时间吗?”

  他缓缓地走向凝固在空中、保持着挥舞犹大动作的卡莲。

  “动啊。”

  “Flamma Adjudication!!HotHotHotHot——Fire!!”

  赤金色的双枪在传说骑士的手中合并为散发着炽热光辉的长剑。

  “动啊!卡莲!”

       在头盔之下的脸部,奥托的双眼中布满了血丝。本来是魂刚身体的他根本不会表现出这种依然局限于人类身体结构的不良反应,但是为了迎接卡莲的到来,他早已经选择了最接近当年的姿态。

       “Heavy hammer!!FuhahahahahahahaDUANG!!”

  “轰!!!”

  在天火圣裁徐徐斩出的前一刻,犹大沉重的架身再度将奥托打飞出去。

  “奥托……”

       圣骑士凝视着面前被月冕砸出的大坑。

  “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跨过了因为Pause而静止不动的烟雾与粉尘,从甲板的凹坑中爬出的黑色骑士发出了畅快的狂笑,

  “没错!正是这样!我的卡莲啊,你竟然……不,你果然能够超越时间啊!!!”

      奥托破损的装甲之下,是纯粹而快乐的笑容。

  他手中依然散发着充满破坏力波动的拟态第七神之键突然消散。

      传说中的战士背后的金色光轮变得越来越大,最终化为了华丽而大气的灿金色时钟。

      停滞在11:59:59的指针象征着Pause对于世界的绝对控制权。

  永恒的一瞬间之中,人类最强大两位骑士的对峙迎来了终局。

  “为什么……为什么啊……奥托……”

       卡莲纠结着的哭腔刺激着奥托的耳膜。

  “你不是说,我还有一份礼物吗?”

        但是此时他却只是露出了悲伤而温柔的笑容。

  “……那就是……第三次……你现在……复活了我啊…是你……又一次……给予了我生命……让我有了重返人间的机会……但是……但是——”

      “…来吧……卡莲………”

  两人的肢体都在剧烈的颤抖着。

  “啪。”

  卡莲一下子握紧了犹大。

  “奥——托——”

  “咚!”

  伴随着白色骑士爆踩地面的巨响,弑神驱动器喊出来必杀技的名号——

  “Maximum Mighty Critical Finish!!”

  “升入高天的光之锚,清洗罪孽的圣之钥,背叛者流下泪水的那一瞬,正是到达神国之时!【犹大的誓约】——救赎刻痕·乐园解放!”

      裁决万物的神力突破了次元的界限,圣骑士全身都融入了白金色的圣光之中,十字架降下的审判于苍穹之上撕裂了天空,九霄之下的一切都在这一击下黯然失色。

  “预料之中啊——卡莲!!!”

  黑色的骑士也在顷刻间突破了音速。

  “Maximum Chronicle Critical Finish!!”

  “逆转创世,万象破坏,46亿年星之歌最恶的和弦!【虚空万藏】——逆·启示录!”

      毁灭一切的暗影构成了迷失的螺旋,传说骑士背后时钟的时针分针和秒针同时归零,崩坏能狂野的波纹最终在辉煌盟约下坠中的船体上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

  黑色的混沌洪流与白色的圣洁光矛形成了天地间最为鲜明的对比。

  然而,就在两股足以毁灭世界的力量对撞的前一刻,黑色在转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在白色的光之矛下,显得如同蝼蚁一般渺小的阿波卡利斯家家主。

  “奥托?”

  “卡莲——!!”

  在巨大的压力破碎的头盔下,是欣喜和疯狂混合着的笑容。

  奥托·阿波卡利斯,最终还是选择用自己的生命表达自己最后的爱意。

  “果然……伤害卡莲什么的……怎么可能办得到嘛……”

  “奥托……奥托……”

  看着手中将怀中的金发青年躯体彻底打碎的犹大,卡莲面上充满了不舍的绝望与无奈的决绝混杂着的神情。

  “你当年托付给我的世界……我又要托付给你了呢……真是……对……不……”

      奥托只是轻轻地在500年间终究完成的执念目标耳边留下了最后的话语……

  带着幸福的笑容,他的身体,终于彻底的消失殆尽。

  “Restart.”

  「Game Over——」

  「——World Clear.」

  『Honkai Chronicle,Holy Valkyrie,Game Clear.』


应该存在吗

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人格的黑暗时

“没有我的世界,齿轮咬合的多完美啊”

存在只会让周围的人如同生命中被嵌入异物一般的难受时

“太阳照样东升西落,世界从不停下运转”

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所以排除吧!/排除吗?”

《虚无主从》(又名《契约皇子、浴血皇子与雪风皇女的故事》)

(权当存个脑洞,请不要指望下文)


「戈利亚-东蔷薇骑士团驻地」

“辛苦了,团长。情况如何?”

带着闭合式面具、身着华丽暗紫色服饰的瘦弱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卡斯莫特尔的肩膀。

“对不起,鲁路修殿下,属下无能,未能找到马萨基殿下的踪迹。”

“不是让你叫我Zero了吗,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民间情报顾问。不过没事,仅靠【爆裂】的释法痕迹和查到的佣兵【万人敌】苏扎库的相关情报,就要在远在天边的阿尔比昂大陆上找到大哥的踪迹,要是我们能够轻易办到的话也不至于到现在还让那个【无能王】坐在不属于他的王座之上了。”

Zero跌坐回沙发上,回到了沉思的状态。

“那个贼人...殿...不,Zero先生,你等着,我们一定会找到机会的!”

“嗯...我拭目以待。”


「托里斯汀-魔法学院」

露易丝深呼吸了数次,在心里默念近乎无限次的咒文,缓缓从露易丝的嘴中流出。
“以露易丝.法兰西斯.露.布朗.杜.拉.瓦利埃尔之名招唤。”
“出来吧,属於我的使魔。”
“既神圣又强力的使魔。”
“神圣到可以震撼所有邪恶。”
“强力到可以击败所有生物。”
“听从我的命令阿,出现在我面前吧!”
“——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加上猛烈的爆风,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搞成灰头土脸。不过人在爆炸处旁边的露易丝,却意外的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果然又是爆炸阿!”
一名被波及到的学生,忍不住大骂起来。
而露易丝却彷佛没听到似的,只是呆站在原地,只因为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她从未见过,但是又有一种莫名熟悉感的...人形生物?

一头黑色短碎发、惨白的肤色与绿色的眼睛,脸上有深绿色的泪痕。头部左半带着带角的、和头盔一样的东西。

上身穿白面黑底、镶有黑边的高领长袖外套。下着从没有过样式的白色裤裙,以黑色宽腰封束好,一把似刀似剑的兵装插在腰封上,脚上则着同样奇怪的黑袜白鞋。

男子半跪着,张开了闭合的眼睛,缓缓抬起了头...

这家伙是——

“乌尔奇奥拉·西法,听从召唤而来。”


「阿尔比昂-皇城」

“辛苦了,朱雀君。”

皇太子威尔斯·都泽微笑着看着从城门外退入的少年,

“果然,能够叫对我名字的只有你啊...这是我为了报恩应该做的。但是不知道...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啊啊。”

棕发碧瞳的少年放下的手中和普通火枪造型完全不一样的金属枪械,发出了苦笑的声音。

“真是抱歉,本来应该让你凯旋于戈利亚,但是现在反而卷入了我们阿尔比昂的内战...”

“我不都说了吗,这是我为了报恩应该做的。我现在是作为佣兵【万人敌】苏扎库·库鲁鲁(枢木朱雀),而非戈利亚的流亡皇长子【浴血皇子】马萨基(将辉)·奥尔雷亚在这里陪伴你的。我去回复精神力了。”

将辉说完,向着一座洋房走去。

夏洛特...鲁路修...你们在哪儿...

威尔斯看着友人远去的背影,默默的低下了头。

这么拖下去只会让他无法脱身...是时候展现阿尔比昂皇室最后的荣光了。但是,安丽埃塔...

各怀心事的两人开始背向而行...

《共线》番外——指挥使们的时间点——其一

凌晨3:00

「中央庭-指挥使宅邸」

“啊~呼~”

少女伸着懒腰,放下了手中的笔。本来晏华分给自己的文件并不多,但是她还要保持漫画的更新...虽然可以用指挥使的身份推脱掉,但是用自己男友的话语来说,就是“因懒惰而逃避才不是英雄的做法!”所以自己就保持着每天修仙的更新咯,反正白天有的是时间睡觉,毕竟自己是负责解放区建设与开发的那一位,担子最轻,还有男友帮忙处理,所以可以过着近乎于自己想要的生活。

“哦呀,相比于我,烟季道大哥真是累呢。神座哥也是奔波在外啊”


「中央城区-码头-未开发海滩」

“..........幻力屏障的问题已经被克服了。”赛哈姆用单眼眺望着水面上的大型建筑。

“那里居然会有怪物,看来有必要联系一下雷切尔,让他修改一下原本的黑门资料。”青年吐出一片白雾

“难得的正确的决断。”薇拉慢慢的走向正在抽烟的青年,“比起天真过头的漫画家、行动几乎没有理性的疯子和那个毒瘾犯,你果然不是普通的存在。不过抽烟并不是个好习惯,我们还是想要你戒烟”

“不要在鄙视他们啦,突然被按上这样的职位基本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吧...呵呵,千流夜是‘容易让人想要去保护她’这种气质;而神座耀则是‘这个人虽然很疯但是许下的诺言绝对可以信任’这种形象;伊利亚斯...我也看不透他呢。”

“对人心的了解,果然烟队长你是行家。”

“巫殷,不是说了叫我季道就好了嘛,嘿嘿。名字里带烟,抽烟也是无可厚非的啦。”

在三位军人看不到的角度,烟季道把扣下来的烟丝暗中装到了自己鞋底的夹层中。


「东方古街-酒馆」

“神座队长,请进去。在外面就是把你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黑暗中就是你的领域,难道你没有信心在黑夜中保护好我?”

“哼,我需要分心留意酒馆中的状况,而如果你在酒馆中一切都能解决。”

“酒馆内四个神器使,你又不是要暗杀需要考虑虚空爆破和阴影泥沼的定点,只要警戒就行了。”

“这才是让人担...不。没什么。”

“还是放下不下雯梓吧你这家...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果然还是把你扔进去好。”


「中央庭-地下室-走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啊,【密斯尼特伦】,你居然设计出这样一个东西...”

触手在意识中摆动,鳞片伸缩这把自己的意识逐渐深潜,嘴角撕裂的微笑和脸上留下的赤色血泪使金发的少年看起来接近于恶鬼一样。看着面前打开的房门与其中的拘束装置,他颤抖着抬起头,以极度混沌的眼神看着摄像头:

“【密斯尼特伦】,看穿一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办得到,对,你办得到,但是你——”

微笑突然消失,换来的是几乎咬碎牙齿、愤怒的、如同野兽般的吼声:

“——根本就是在逃避这个世界的真实啊!为什么!为什么不去面对,为什么不去面对!回答我!【密斯尼特伦】!”

金属的墙壁冷漠的耸立在那里,似乎在嘲笑少年的不自量力。

“......为什么...你也是,【温达乌姆】也是,【Zero】也是,【Future】和【Star】,不再存在的【Neva】和【Hero】也是.....”少年绝望的拖着无力的躯体向着来路走去,“真实...有人吗...有人能够理解吗...又有人能够看到吗...”

“...我看到的真实,你理解的真实,又真的是真实吗?”

待到少年的身影消失于走廊中时,广播响起了神之头脑,难得带上一丝不明情感波动的声音...

最后时光的随笔

爬行着
咀嚼着痛苦与悲哀

翻滚着
理解了未来和现在

残喘着
确认两人的意志不在分开
失去的那无垠星光
是因她自己被剥夺的未来

嘲笑着
对方泥泞的丑态
讥讽着
不自量力的无奈
不屑于
残躯的失败

然而
为什么软弱的眼泪停不下来

妹妹
毁掉我冷静的存在

哥哥,
偷走我心的变态。

…神经病产物

不过如此【清明节逗比产物】

嘀嗒,嘀嗒
秒针勾勒出轮廓
嘀嗒,嘀嗒
分针划分开因果
嘀嗒,嘀嗒
时针转过了未来
嘀嗒,嘀嗒
齿轮碾过了你我。

在五行机关的边缘,
他的头颅被射穿
在科学魔法的交界,
她的躯干被撕裂
【火焰降临高塔】

在大气层上方的结界,
他的羽翼被折断
在电离层下方的空间,
她的心脏被扯烂
【激突决战魔神】

在北冰洋深邃的海底
他的意识被冰封
在这之上的冰川之巅
她的残躯被挂上
【冰封未来破除】

嘀嗒,嘀嗒
大脑重残的植物人哦
嘀嗒,嘀嗒
黑化暴走的发电机哦

嘻嘻,哈哈
化为异形的大天使哦
滋滋,啪啪
炸开火花的核爆酱哦

嘤嘤,桀桀
没入黑暗的纯情人哦
??,!!
■■■■■■■■哦

无呔,欧拉
唯一不会顾虑向前冲的英雄啊


——————分割线————————
没看过我脑残大坑的看得懂才有鬼呢

就当是为我自己过清明节吧。

《英雄》序章

“‘我们’相信属于你的,最后的那份未来”
“从∞到0……为什么……”
“这就是交界都市吗……”
“说什么救世……把由衣当成培养皿……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挣扎吧,爬行吧,在绝望中用生命迸发火花吧……最后爬上轮回的终点……杀死我,夺回你的……”
“你要是敢对她做出和濑由衣一样的事情,我不忌讳把自己的灵魂注入五行机关把所有人葬送在这里!”
“去吧,雯梓,达尔,死亡不过是另一种开始……哈哈哈哈……贪财平淡苟且半世,万象逍遥仙去光阴——”
“回来!”
“神器使之王……吗……没有了她……还有什么意义呢……”
“赛斯——”
“都只是为了不死结晶的另一个宿主……现在你已经没价值了,晏华。死吧。”
“涅瓦……零……”
“我不……■……输”
“我相信你,零也相信你……所以……去吧……”
“咕咕嘎嘎嘎嘎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变成这副鬼模样就算是神也奈何不了我呢……不对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了她们……神算个毛线啊啊啊啊啊啊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混蛋!!!!”
“再给我……最后一次轮回……好吗……”
“五个能力的封闭,完成了。”
“救世的可能性?不过如此。”
“那份可能性已经够了,毕竟他们唤醒了你来对付我。”
“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弑杀你!!!!!”
“很抱歉……你漏掉了他们……”
“我们异界的存在,也不是你的玩具!!!!”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够……死在你这畜牲的手上……轮回给我重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盒子关上了。

————分割线——————
http://jiaerna070.lofter.com/post/1e56ae3c_12504846
←是另一作《共线》的序章(明明就是从稿子里扯出来杂乱无章的对话)。
这是前传《英雄》。
讲述的是——没有玩家的世界,希罗‘们’的故事。
虽然要是我真的开始把稿子扔上来大家会发现明明是幽桐主线。
  @李丞内 你要是还不完结你那篇我的世界观根本没办法展开啊……

《共线》序章

被黑暗包围
被浓稠包裹
窒息的感觉从肺传达到大脑
最后的感知
模糊的,看到两个背影。
棕色的长发,灰白的短发。
【Neva】
【Hero】
时空开始了颠倒——

一根根结晶状的肢体从背后伸出,紫色的黑雾从周身散开,原本向鲲一样憨厚的方舟转瞬间异化成了吞噬一切的腐鲸。黑紫色的结晶从脸上形成又脱落,双眼和口中喷出了白色的水汽。
四根透明的长角长在额头之上,原本属于人类的躯体彻底扭曲伸展,那遍布全身的细小晶体就像是透明的鳞片。十几根粗大的水晶骨骼在背后探出,支撑起那对纯金的角翼,闪动着金焰的头颅傲然抬起。

伸手向未来
伸手向虚无
抬头望世界
抬头望终结
纵横于空间
谋划于天地
舍弃对生命
举枪射神明

八颗黑核开始围绕着他们旋转
变成怪物的两人向前伸出手去
她的周围突然变得纯白
他的周围莫名变得漆黑

破碎了
两人的身影突然散去,只剩下了斑斑点点的黑点,如同沾染挥撒的墨汁般不停扩展。整个世界就像薄纸般从中一斩为二,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狰狞的黑痕。
理智(他)
信念(他)
精神(她)
【■】(他)
醒了过来。


——————分割线————————

这算是《共线》序章(~ ̄▽ ̄)→))* ̄▽ ̄*)o
这篇讲的是四个指挥使(三男一女)共存,在轮回的终结谋求救世或者达到自己目的的故事
现在可公开情报……啧啧,人设暂时是不会给你们哒,至少也要等第一章开始吧(不会有那一天的)(←guna)
部分人设借用了很多大大 @默璋  @LLC 的,到时候会详细说明。
能够说的事情嘛……这个世界,没有【Hero】和【Neva】。
而属于他们的前传《英雄》……(遥遥无期)(差不多等某人把《真正的主角》填完坑吧 @梵雨铃 因为两者毕竟有脱不开的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