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尔纳

或许我该考虑转职……

应该存在吗

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人格的黑暗时

“没有我的世界,齿轮咬合的多完美啊”

存在只会让周围的人如同生命中被嵌入异物一般的难受时

“太阳照样东升西落,世界从不停下运转”

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所以排除吧!/排除吗?”

《虚无主从》(又名《契约皇子、浴血皇子与雪风皇女的故事》)

(权当存个脑洞,请不要指望下文)


「戈利亚-东蔷薇骑士团驻地」

“辛苦了,团长。情况如何?”

带着闭合式面具、身着华丽暗紫色服饰的瘦弱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拍了拍卡斯莫特尔的肩膀。

“对不起,鲁路修殿下,属下无能,未能找到马萨基殿下的踪迹。”

“不是让你叫我Zero了吗,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民间情报顾问。不过没事,仅靠【爆裂】的释法痕迹和查到的佣兵【万人敌】苏扎库的相关情报,就要在远在天边的阿尔比昂大陆上找到大哥的踪迹,要是我们能够轻易办到的话也不至于到现在还让那个【无能王】坐在不属于他的王座之上了。”

Zero跌坐回沙发上,回到了沉思的状态。

“那个贼人...殿...不,Zero先生,你等着,我们一定会找到机会的!”

“嗯...我拭目以待。”


「托里斯汀-魔法学院」

露易丝深呼吸了数次,在心里默念近乎无限次的咒文,缓缓从露易丝的嘴中流出。
“以露易丝.法兰西斯.露.布朗.杜.拉.瓦利埃尔之名招唤。”
“出来吧,属於我的使魔。”
“既神圣又强力的使魔。”
“神圣到可以震撼所有邪恶。”
“强力到可以击败所有生物。”
“听从我的命令阿,出现在我面前吧!”
“——轰!”
突如其来的爆炸,加上猛烈的爆风,把所有在场的人都搞成灰头土脸。不过人在爆炸处旁边的露易丝,却意外的没有受到任何波及。
“果然又是爆炸阿!”
一名被波及到的学生,忍不住大骂起来。
而露易丝却彷佛没听到似的,只是呆站在原地,只因为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她从未见过,但是又有一种莫名熟悉感的...人形生物?

一头黑色短碎发、惨白的肤色与绿色的眼睛,脸上有深绿色的泪痕。头部左半带着带角的、和头盔一样的东西。

上身穿白面黑底、镶有黑边的高领长袖外套。下着从没有过样式的白色裤裙,以黑色宽腰封束好,一把似刀似剑的兵装插在腰封上,脚上则着同样奇怪的黑袜白鞋。

男子半跪着,张开了闭合的眼睛,缓缓抬起了头...

这家伙是——

“乌尔奇奥拉·西法,听从召唤而来。”


「阿尔比昂-皇城」

“辛苦了,朱雀君。”

皇太子威尔斯·都泽微笑着看着从城门外退入的少年,

“果然,能够叫对我名字的只有你啊...这是我为了报恩应该做的。但是不知道...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啊啊。”

棕发碧瞳的少年放下的手中和普通火枪造型完全不一样的金属枪械,发出了苦笑的声音。

“真是抱歉,本来应该让你凯旋于戈利亚,但是现在反而卷入了我们阿尔比昂的内战...”

“我不都说了吗,这是我为了报恩应该做的。我现在是作为佣兵【万人敌】苏扎库·库鲁鲁(枢木朱雀),而非戈利亚的流亡皇长子【浴血皇子】马萨基(将辉)·奥尔雷亚在这里陪伴你的。我去回复精神力了。”

将辉说完,向着一座洋房走去。

夏洛特...鲁路修...你们在哪儿...

威尔斯看着友人远去的背影,默默的低下了头。

这么拖下去只会让他无法脱身...是时候展现阿尔比昂皇室最后的荣光了。但是,安丽埃塔...

各怀心事的两人开始背向而行...

《共线》番外——指挥使们的时间点——其一

凌晨3:00

「中央庭-指挥使宅邸」

“啊~呼~”

少女伸着懒腰,放下了手中的笔。本来晏华分给自己的文件并不多,但是她还要保持漫画的更新...虽然可以用指挥使的身份推脱掉,但是用自己男友的话语来说,就是“因懒惰而逃避才不是英雄的做法!”所以自己就保持着每天修仙的更新咯,反正白天有的是时间睡觉,毕竟自己是负责解放区建设与开发的那一位,担子最轻,还有男友帮忙处理,所以可以过着近乎于自己想要的生活。

“哦呀,相比于我,烟季道大哥真是累呢。神座哥也是奔波在外啊”


「中央城区-码头-未开发海滩」

“..........幻力屏障的问题已经被克服了。”赛哈姆用单眼眺望着水面上的大型建筑。

“那里居然会有怪物,看来有必要联系一下雷切尔,让他修改一下原本的黑门资料。”青年吐出一片白雾

“难得的正确的决断。”薇拉慢慢的走向正在抽烟的青年,“比起天真过头的漫画家、行动几乎没有理性的疯子和那个毒瘾犯,你果然不是普通的存在。不过抽烟并不是个好习惯,我们还是想要你戒烟”

“不要在鄙视他们啦,突然被按上这样的职位基本是个人都会受不了的吧...呵呵,千流夜是‘容易让人想要去保护她’这种气质;而神座耀则是‘这个人虽然很疯但是许下的诺言绝对可以信任’这种形象;伊利亚斯...我也看不透他呢。”

“对人心的了解,果然烟队长你是行家。”

“巫殷,不是说了叫我季道就好了嘛,嘿嘿。名字里带烟,抽烟也是无可厚非的啦。”

在三位军人看不到的角度,烟季道把扣下来的烟丝暗中装到了自己鞋底的夹层中。


「东方古街-酒馆」

“神座队长,请进去。在外面就是把你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黑暗中就是你的领域,难道你没有信心在黑夜中保护好我?”

“哼,我需要分心留意酒馆中的状况,而如果你在酒馆中一切都能解决。”

“酒馆内四个神器使,你又不是要暗杀需要考虑虚空爆破和阴影泥沼的定点,只要警戒就行了。”

“这才是让人担...不。没什么。”

“还是放下不下雯梓吧你这家...唔哦哦哦哦哦哦哦!”

“...果然还是把你扔进去好。”


「中央庭-地下室-走廊」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啊,【密斯尼特伦】,你居然设计出这样一个东西...”

触手在意识中摆动,鳞片伸缩这把自己的意识逐渐深潜,嘴角撕裂的微笑和脸上留下的赤色血泪使金发的少年看起来接近于恶鬼一样。看着面前打开的房门与其中的拘束装置,他颤抖着抬起头,以极度混沌的眼神看着摄像头:

“【密斯尼特伦】,看穿一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真是天大的笑话,你办得到,对,你办得到,但是你——”

微笑突然消失,换来的是几乎咬碎牙齿、愤怒的、如同野兽般的吼声:

“——根本就是在逃避这个世界的真实啊!为什么!为什么不去面对,为什么不去面对!回答我!【密斯尼特伦】!”

金属的墙壁冷漠的耸立在那里,似乎在嘲笑少年的不自量力。

“......为什么...你也是,【温达乌姆】也是,【Zero】也是,【Future】和【Star】,不再存在的【Neva】和【Hero】也是.....”少年绝望的拖着无力的躯体向着来路走去,“真实...有人吗...有人能够理解吗...又有人能够看到吗...”

“...我看到的真实,你理解的真实,又真的是真实吗?”

待到少年的身影消失于走廊中时,广播响起了神之头脑,难得带上一丝不明情感波动的声音...

最后时光的随笔

爬行着
咀嚼着痛苦与悲哀

翻滚着
理解了未来和现在

残喘着
确认两人的意志不在分开
失去的那无垠星光
是因她自己被剥夺的未来

嘲笑着
对方泥泞的丑态
讥讽着
不自量力的无奈
不屑于
残躯的失败

然而
为什么软弱的眼泪停不下来

妹妹
毁掉我冷静的存在

哥哥,
偷走我心的变态。

…神经病产物

不过如此【清明节逗比产物】

嘀嗒,嘀嗒
秒针勾勒出轮廓
嘀嗒,嘀嗒
分针划分开因果
嘀嗒,嘀嗒
时针转过了未来
嘀嗒,嘀嗒
齿轮碾过了你我。

在五行机关的边缘,
他的头颅被射穿
在科学魔法的交界,
她的躯干被撕裂
【火焰降临高塔】

在大气层上方的结界,
他的羽翼被折断
在电离层下方的空间,
她的心脏被扯烂
【激突决战魔神】

在北冰洋深邃的海底
他的意识被冰封
在这之上的冰川之巅
她的残躯被挂上
【冰封未来破除】

嘀嗒,嘀嗒
大脑重残的植物人哦
嘀嗒,嘀嗒
黑化暴走的发电机哦

嘻嘻,哈哈
化为异形的大天使哦
滋滋,啪啪
炸开火花的核爆酱哦

嘤嘤,桀桀
没入黑暗的纯情人哦
??,!!
■■■■■■■■哦

无呔,欧拉
唯一不会顾虑向前冲的英雄啊


——————分割线————————
没看过我脑残大坑的看得懂才有鬼呢

就当是为我自己过清明节吧。

《英雄》序章

“‘我们’相信属于你的,最后的那份未来”
“从∞到0……为什么……”
“这就是交界都市吗……”
“说什么救世……把由衣当成培养皿……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
“挣扎吧,爬行吧,在绝望中用生命迸发火花吧……最后爬上轮回的终点……杀死我,夺回你的……”
“你要是敢对她做出和濑由衣一样的事情,我不忌讳把自己的灵魂注入五行机关把所有人葬送在这里!”
“去吧,雯梓,达尔,死亡不过是另一种开始……哈哈哈哈……贪财平淡苟且半世,万象逍遥仙去光阴——”
“回来!”
“神器使之王……吗……没有了她……还有什么意义呢……”
“赛斯——”
“都只是为了不死结晶的另一个宿主……现在你已经没价值了,晏华。死吧。”
“涅瓦……零……”
“我不……■……输”
“我相信你,零也相信你……所以……去吧……”
“咕咕嘎嘎嘎嘎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变成这副鬼模样就算是神也奈何不了我呢……不对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了她们……神算个毛线啊啊啊啊啊啊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混蛋!!!!”
“再给我……最后一次轮回……好吗……”
“五个能力的封闭,完成了。”
“救世的可能性?不过如此。”
“那份可能性已经够了,毕竟他们唤醒了你来对付我。”
“我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弑杀你!!!!!”
“很抱歉……你漏掉了他们……”
“我们异界的存在,也不是你的玩具!!!!”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开什么玩笑……我怎么能够……死在你这畜牲的手上……轮回给我重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盒子关上了。

————分割线——————
http://jiaerna070.lofter.com/post/1e56ae3c_12504846
←是另一作《共线》的序章(明明就是从稿子里扯出来杂乱无章的对话)。
这是前传《英雄》。
讲述的是——没有玩家的世界,希罗‘们’的故事。
虽然要是我真的开始把稿子扔上来大家会发现明明是幽桐主线。
  @李丞内 你要是还不完结你那篇我的世界观根本没办法展开啊……

《共线》序章

被黑暗包围
被浓稠包裹
窒息的感觉从肺传达到大脑
最后的感知
模糊的,看到两个背影。
棕色的长发,灰白的短发。
【Neva】
【Hero】
时空开始了颠倒——

一根根结晶状的肢体从背后伸出,紫色的黑雾从周身散开,原本向鲲一样憨厚的方舟转瞬间异化成了吞噬一切的腐鲸。黑紫色的结晶从脸上形成又脱落,双眼和口中喷出了白色的水汽。
四根透明的长角长在额头之上,原本属于人类的躯体彻底扭曲伸展,那遍布全身的细小晶体就像是透明的鳞片。十几根粗大的水晶骨骼在背后探出,支撑起那对纯金的角翼,闪动着金焰的头颅傲然抬起。

伸手向未来
伸手向虚无
抬头望世界
抬头望终结
纵横于空间
谋划于天地
舍弃对生命
举枪射神明

八颗黑核开始围绕着他们旋转
变成怪物的两人向前伸出手去
她的周围突然变得纯白
他的周围莫名变得漆黑

破碎了
两人的身影突然散去,只剩下了斑斑点点的黑点,如同沾染挥撒的墨汁般不停扩展。整个世界就像薄纸般从中一斩为二,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狰狞的黑痕。
理智(他)
信念(他)
精神(她)
【■】(他)
醒了过来。


——————分割线————————

这算是《共线》序章(~ ̄▽ ̄)→))* ̄▽ ̄*)o
这篇讲的是四个指挥使(三男一女)共存,在轮回的终结谋求救世或者达到自己目的的故事
现在可公开情报……啧啧,人设暂时是不会给你们哒,至少也要等第一章开始吧(不会有那一天的)(←guna)
部分人设借用了很多大大 @默璋  @LLC 的,到时候会详细说明。
能够说的事情嘛……这个世界,没有【Hero】和【Neva】。
而属于他们的前传《英雄》……(遥遥无期)(差不多等某人把《真正的主角》填完坑吧 @梵雨铃 因为两者毕竟有脱不开的关系吗)

图1
幽桐:我们不一样
图2
交界都市黑恶势力
图3
交界都市正义势力
图4
交界都市军人势力

图1~2,永远的bug之都
图3,四个幽桐高校巡演
图4,喂喂喂你们明明不是一队的!幽桐!说的就是你,见了老婆叫A都不A了!
图5,不光顾着看幽濑,或许id才是亮点

自从进入抽奖循环后闲着没事的本人就开始玩♂春节记忆了呢~
于是就开始在用固定cp闯关的大道上一去不复返。
着重培养的幽桐(3w4神器9)濑由衣(2w8神器10)不负众望的一路打爆。
米菈表示Boss体验极差,当被yui钉住的时候被幽桐一脸提出圈子晕眩的感觉,你试试。

第二梯队的达尔维拉(2w3神器2)雯梓(1w1B2)止步于十核天使,两大苟王还是拼不过霸道的满槽能量核心。
维密表示根本风筝不起来,自己隐身了天使就会两巴掌拍死雯梓,不隐身自己也是4巴掌的事情。

第三梯队的爱缪莎(2w4神器2)李若胤(1w5A1)持续和岚孩纸五五开。
老李:脆是半辈子的事情,有种你把盾叔的装备卸下来给我。

第四梯队的晏华(1w6A2)赛斯(1w2B3)被梦魇期(P2)的岚孩纸摁在地上摩擦。大华:1.2s……溜了溜了

第五梯队的巫殷(1w1B2)和小巴(7kC2)……惹不起惹不起。

糟心的日常2

1  幽桐:指挥使谢谢你给我了一身金稀有,但是我的紫螺旋剑没了是不是可以解释一下?
2   yui:谢谢你给的专属,但是,为啥我的紫书典没了?
3  盾叔:嗯……水下哀歌太阳之眼月隐钟,感谢,但是这个月神金弓是……
4  赛姐:聚晶花的弹道反弹是什么?
5  赛斯:大蜘蛛的机枪是什么?
6  尤梨:记忆殿堂的第六关是什么?
7  安托:梦境崩塌是什么?
8  虎爹:看我序号自己体会。
⑨老李:脆?李弱鸡?1.2s?我只知道前期刺客装嘲讽突脸一大一拍一槽血,后期全肉雯梓10谈笑风生?
10阿岚:10核是什么?用来放的风筝?